討論民間陣頭的未來

中國道家茅山丹道理事長李貢銘

在道教的活動中常見的陣頭,它們究竟代表著什麼及有何意義?除了具有民俗信仰的理念,其中真正的義理及表演的技術,都要符合教義文化的理念。當前道教陣頭的類型,概略就有舞獅陣、舞龍陣、神童陣、神將陣、花鼓陣、神鼓陣、公婆陣、北管演奏等,至於後來演變出的演唱秀和脫衣秀的表演,不能算是傳統文化的陣頭,這些究竟是否應該列入迎神陣頭中的屬性,還要以後有機會招開討論會議時,咱們再特別提出來給大家來作討論。我們個人不能決定一個時代的現象,若以道教迎神團體來看待這事,或許要提出強烈的反對聲音,但文化的興起皆有其因由,針對此事以後還請大家多費心思了。有關在目前道教活動中,較少人個個給予講得徹底和經營的妥善,我們要明白一個文化和技術的緣起,及如何發展的未來,分散這些團體只算是道教活動中局小部分,所以在表演活動時,並非隨時都能看到他們的演出。

陣頭是民俗活動中一項表演的項目,將其民俗理念和信仰的觀念,透過表演來表達它的義理。這些是屬於百姓心中的一種寄託演技,漸漸演化成為一種民俗文化的表演。

道教活動時參與的陣頭,對整體活動來說增添不少的熱鬧及氣息,倘若道教活動中沒有陣頭的表演,那只靠迎神儀式及傳統演奏之外,恐怕就會顯得冷冷清清了。對經營陣頭來說,通常都是神壇兼職的性質,這個營運成本可是相當的艱辛。參與箇中的成員多數又是兼職,他們平時就有自己的工作,廟宇宮壇沒有活動期間就是休息各自回家。他們的練習時間,就是利用空閒或假日來訓練陣頭,所以他們的專業養成是靠時間來培養出來的,並不是有一份固定的薪資來供應他們生活所需。

組織一個陣頭的成本,視其團隊成員大小,最基本要籌備有將近百萬的器具配備。我們來概略地評估一下?團員大概要十五人以上,若以企業組織理念來做計算,每個月的薪資平均最底薪資23,000元,十五人總計為345,000元,加上場地租金及平時茶點的消費,這樣一個團體的經營成本,最少得有五十萬元左右的收入,不然無法支付其他的消磨或陪對的開銷。所以每個月的收入不能低於五十萬元,每天表演的收費大約在三萬至八萬不等,但並非每月或天天能有表演的收入。

當前台灣迎神繞境的活動次數及廟宇宮壇數量,大概足以養活少數的陣頭團體,對一個陣頭組織的持續經營性,他們仰賴年輕人的活動力,上了中年之後就無法表演了,所以必須持續的徵招年輕人參與,若是人數不足時,年紀稍老就無法表演了。對於陣頭組織的年齡層是關係到持續經營及演技的狀況,若是沒有相當濃厚的人事關係或交際的資源,陣頭的經營很難長久下去。通常陣頭從組織到結束營業不出在十至十五年左右,除非有兒女或子弟兵的接任,不然組織待遇的狀態不穩定,就會相繼的結束了組織。

有關台灣陣頭的組織成員,以前曾經受到不少的議論,認為參加陣頭的成員概屬中輟生居多,那些年輕人不喜歡讀書,所以才會去參加陣頭?這樣的說法只對一半,因為年輕人的活動力強,他們的體力太旺盛了,藉由陣頭的表演能夠消耗體力,還能兼有自己表演的舞台。年輕氣盛的年輕人,找到一個舞台學習及表演,你不能說他錯了。針對這個問題的關鍵,我得提出個人的看法,認為這是目前陣頭較難以突破之處。或許多一個想法或往較長遠之處設想,就能夠給予台灣陣頭一個道地及出人頭地的方向。

以目前台灣陣頭的數量及表演次數來做比較計算,就能概略的籌算出大概要有多少團體最合適,這個需要辦理一個較為精緻的技術準則,讓成員們有個更積極的學習方向。陣頭的組織太過於鬆散,缺少一個有計畫性的組織理念,還有更多專業舞台的技術設計,若是依照現有的表演內容,那當然不足於走向國際化的水準,這可不是指責的話,而是表演是要有常態及變化性的組合。若是一層不變的表演是不可能有太長久的觀眾,觀眾所期許的演技在於新穎,但技術本身的理念及設備是一個很龐大的成本。因此,若是不能有篩選出菁英及有計畫性的培養和投資他們,這樣的演技及將來性是不可能遠大的。

當有精緻且義理性的文化表演節目,那就能夠代表著台灣的道教理念,更是代表著地方文化的思想,這樣的節目表演,觀眾是不會缺席的。看看那街頭藝人的生涯,雖然有一技之長,他不受表演場地的限制,且能夠依照自己編制的內容表演,但能夠被接受及欣賞的是受限的。一個文化的傳承需要很多人的了解,不然不可能有更多人的讚賞及支持。試想!從台灣甄選出來的民俗技藝,他們所表演的內容代表著台灣文化的理念,這對整體道教和民間風俗是具有不同的意義。

我們期盼未來在辦理國際文化甄選之前,也能將台灣陣頭的想法給計畫在內,這樣就能夠有機會與大家共同討論出未來的發展方向。這是台灣共同信仰的文化,所以必須大家一起來給意見,這樣就能真正地做到共識的功能,不難期待那一天的來臨!咱們就一起來為台灣地方文化做祈禱,祈願計畫能夠落實,把資源分享出去,建立一個更為祥和安定的生活空間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