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道篇8

生死解脫、逍遙物外

得意忘言誨爾淳,學人執著轉荊榛,天清氣朗中秋月,柳綠花紅二月春,

再次,提醒學者不能執著金烏玉兔之說,否則只有徒增障礙罷!引述中秋月圓,指為日月精血相交,致精氣之化,則可得長生之根基。所以說柳綠花紅二月春,得氣滿盈有如萬物春草生長,百花萬放之景。人之精氣神飽滿有如同樣的情景。

何必彌陀求見佛,

這是指持念佛號的修持法。念佛法門是佛教顯密共通修法,普利群機的大法門,亦是易懂難行難成之法。佛為覺性,佛性的圓通,見性即同於見佛。因此,觀念上不能僅為解脫苦難,而不探究根本之性,必須從外在身體力行作改變,就是性命雙修。身心是一體兩面,身體病痛日久則生心病,心病日久也會生體病。修行是身心齊修,不可能把他分開說先修心,以後再修身?所以不能只管修行,生病才去找醫院?佛是大醫王,能醫治眾生的身心病。

嚴格說修行,就是身心一致達成的。過去,佛道家的修持,就曾經為此修心、修身爭論過一番,有認為修心才是究竟?亦有認定修命才是根本?拙見,認為初學就是身體健康,心情才能愉快!若是身體強壯,但心行邪道,那就是邪門外道。若是專心能清靜,真是心清,我想應該是少病才對;但多體病者,道家視之為有過之患!那就應該檢查自己修行觀念上的偏差處?或許是知見的少許差異?令心昏愚,導致四大失調,因此出現肉體上的警惕疾病。

肉體病易除,但心裡病卻是難療?現代醫學的進步,能移除肉體上的病痛,使生命垂危的情況延遲,但這絕對與修行養生的理念及目的不同。

我們先從入道因緣說起,有人為常生病的因緣入道,亦有人為人生的不如意遁入空門;門是進去了,但卻也未離時常病痛而精修不斷。修行入門的基礎,就是消除業障!業障就是障礙清淨的前提,佛教身語意三業清淨,此三業得淨為入門的基礎。佛並沒有說身心可以分開修,而是個人業力因緣不同,入道有先後,法門有方便事宜。

念佛入三昧,必須先達念佛三業清淨。但為何念佛修人,體弱多病者不少呢?因為錯解念佛當作是搬家,以前念的事,純屬世塵家庭人事與非之類,現在只是搬家轉箇念的方向,用同樣的塵俗念頭,拼命的念佛,共修拼念佛滿遍數,以多念為功德,少念就沒功德,致使多念散氣而病障。念佛用的是已經乾淨的心念,將塵俗的觀念搞清楚,放棄擾人心情的念,專心繫心於佛號上的用功。

若念佛不能先具備「坐忘」的條件,只以有求消業障、求功德、解冤親的心念佛,唯恐徒增困擾之外,業未消?人都已經先消掉了!

不須洞府去尋真,若知這箇真消息,便是逍遙物外人。

古今修行人,皆有遍尋名山靈地高人的想法,但古人求道的精神差別很大!從吃苦耐勞的磨練來說,現代人的抗壓力,就有逐漸降低的情況。抗壓力的訓練對修道者極為重要,您不要輕視低估靜坐、念經、閉關的練習,以為都是在作什麼?自我突破難熬的寂寞、痛苦,就是需要抗壓力的養成為基本條件。現代人不懂就輕易說閉關,結果入關幾個月就病倒住院了!這是平時身心準備工作沒做好,身體要健康,心上要有點,不論是住深山或閉關,開關心思的技巧要能熟悉自如,這才能在特定的課程上,獲得預期的效益及突破性的功能。

若知這箇真消息,便是逍遙物外人?

這箇真消息的定義太抽象廣泛,除道佛各宗各派具有他獨特的訓練特性外,就連西方神秘學派也有相同之處,為求得知消息的本源,各家採取各種不同或殊勝的方法,竭盡所能,為作自我錘鍊突破。若循道家的理念來探討這箇消息,拙見凝以「消息」作為探究的方向?易曰:「君子尚消息盈虛,天行也。」又曰:「天地盈虛,與時消息。」故陰陽往復,此消彼息,此息彼消。荀九家注地天泰卦曰:「陽息而升,陰消而降。」

人有生有死,如同陰陽之間的消息,互有消長的對待作用。凡人在練習法門期間,就是在搞這箇身體的消息,生理諸如靜坐、吐納、動靜,皆是未離弄箇消息為目的。心理就是人心的覺受,以求心上慾望的增減;接著,就在搞身心之間的互通消息。這身心的微妙,假以修行則弄出箇氣機現象的差異後,未知真消息的人,就是拼命的追隨幻化走下去,始終離不了醉生夢死的苦海輪迴。但真得消息者,修行一路下來,終於釐清本源出處,掌握往超脫苦海的直行明地方向。這裡的物外,此物是指肉體、時空或五行的藩籬束縛,超越物質世界達逍遙無礙的境界。

未完待續!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