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上感應篇

    太上曰:禍福無門,惟人自召;善惡之報,如影隨形。是以天地有司過之神,依人所犯輕重,以奪人算,算盡則死。又有三台北斗神群在人頭之上,錄人罪惡,奪其紀算。又有三屍神,在人身中,每到庚申日,輒上詣天曹,言人罪過。月晦之日,灶神亦然。

  凡人有過,大則奪紀,小則奪算,其過大小,有數百事。欲求長生者,先須避之。是道則進,非道則退。

  不履邪徑,不期暗室。積德累功,慈心於物。忠孝友悌,正己化人。矜孤恤寡,敬老懷幼,昆蟲草木,猶為可傷。宣憫人之凶,樂人之善。濟人之急,救人之危。見人之得,如己之得。見人之失,如己之失。不彰人短,不炫己長。遏惡揚善,推多取少。受辱不怨,受寵若驚。施恩不求報,與人不追悔。

  所謂善人,人皆敬之。天道佑之,福祿隨之,眾邪遠之,神靈衛之。所作必成,神仙可冀。欲求天仙者,當立一千三百善;欲求地仙者,當立三百善。

  苟或非義而動,背理而行。以惡為能,忍作殘害。陰賊良善,暗侮君親。慢其先生,叛其所事。誑諸無識,謗諸同學。虛誣詐偽,攻訐宗親。剛強不仁,狠戾自用,是非不當,向北乖宜。虐下取功,謅上希旨,受恩不感,念怨不休。輕蔑天民,擾亂國政。賞及非義,刑及無辜。殺人取財,傾人取位。誅降謬服,貶正排賢。淩孤逼寡,棄法受賂。以直為曲,以曲為直。入輕為重,見殺加怒。知過不討,知善不為。自非引他,雍塞方術。訕謗聖賢,侵淩道德。射飛逐走,發蟄驚棲。填穴覆巢,傷胎破卵。願人有失,損人成功。危人自安,減人自益。以惡易好,以私廢公。竅人之能,蔽人之善。形人之醜,訐人之私。耗人貨財,離人骨肉。侵人所愛,助人為非。逞志作威,辱人求勝。敗人苗稼,破人婚姻。苟富而驕,苟免無恥。認恩推過,嫁禍賣惡。沽買虛譽,包貯險心。挫人所長,護己所短。乘威迫脅,縱暴殺傷。無故剪裁,非禮烹宰。散棄五穀,勞擾眾生。破人之家,取其財寶。決水放火,以害民居。率亂規模,以敗人功。損人器物,以窮人用。見他榮貴,願他流貶。見他富有,願他破散。見他色美,起心私之。負他貨財,願他身死。幹求不遂,便事咒恨。見他失便,便說他過。見他體相不具而笑之,見他才能可稱而抑之。埋蠱厭人,用藥殺樹。恚怒師父,抵觸父兄。強取強求,好侵好奪。虜掠致富,巧詐求遷。賞罰不平,逸樂過節。苛虐其下,恐嚇於他。怨天尤人,呵風罵雨。鬥合爭傾,妄逐朋黨。用妻妾語,違父母訓。得新忘故,口是心非。貪昌於財,欺罔其上。造作惡語,讒毀平人。毀人稱真,罵神稱正。棄順效逆,背親向疏。指天地以證鄙懷,引神明而鑒猥事。施與後悔,假借不還。分外營求,力上施設。淫欲過度,心毒貌慈。穢食諉人,左道惑眾。短尺狹度,輕秤小升。以偽雜真,採取奸利。壓良為賤,謾驀愚人。貪婪無厭,咒詛求真。嗜酒悖亂。骨肉忿爭。男不忠良,女不柔順。不和其室,不警其夫。每好矜誇,常行妒忌。無行于妻子,失禮于舅姑。輕慢先靈,違逆上命。作為無益,懷挾外心。自咒咒他,偏憎偏愛。越井越灶,跳食跳人。損子墮胎,先多隱僻。晦臘歌舞,朔旦號怒。對北涕唾及溺,對灶吟詠及哭。又以灶火燒香,穢柴作食。夜起裸露,八節行刑。唾流星,指虹霓。輒指三光,久視日月。春風燎獵,對北惡罵,無故殺龜打蛇。

  如是等罪,司命隨其輕重,奪其紀算,算盡則死。死有餘貴,乃殃及子孫。

  又諸橫取人財者,乃計其妻子家口以當之,漸至死喪。若不死喪,則有水火盜賊,遺忘器物,疾病口舌諸事,以當妄取之值。又枉殺人者,是易刀兵而相殺也。取非義之財者,譬如漏脯救饑,鴆酒止渴,非不暫飽,死亦及之。

  夫心起於善,善雖未為,而吉神已隨之。或心起於惡,惡雖未為,而凶神已隨之。其有曾行惡事,後自改悔,諸惡莫做,眾善奉行,久久必獲吉慶,所謂轉祝為福也。故吉人語善、視善、行善,一日有三善,三年天必降之福;凶人語惡、視惡、行惡,一日有三惡,三年天必降之禍。胡不勉而行之。

 
《太上感應篇》白話譯文:

●太上曰:‘禍福無門,惟人自召。’
太上老君說:‘人的禍福,本來就沒有一定的門路,全都是自己招來的啊!’
●善惡之報,如影隨形。
善惡的報應,就如同影子跟著身體一樣;人到那裏,影子也就跟隨到那裏,永遠都不分離啊!
●是以天地有司過之神,依人所犯輕重,以奪人算。
因為人的一生,無論是白天夜晚,時時刻刻,上下四旁,都有主管人間過惡的神明在鑒察著;依照各人所犯過惡的輕重,來奪除人的壽算。(人活一百天叫一算,犯輕的就少奪,犯重的就多奪。)
●算減則貧耗,多逢憂患。
人的壽命,既然已經因為犯過而被減少,而且還要被懲罰生活貧苦,家庭破碎;又經常的遭逢到憂愁災難啊!
●人皆惡之。
人人都討厭造作惡事的人啊!
●刑禍隨之。
刑罰和災禍,也就跟隨而來。
●吉慶避之。
吉祥和喜慶,都遠遠的避他而去。
●惡星災之。
惡煞凶星,也同時降下了災殃給做惡的人。
●算盡則死。
使惡人的壽算減盡之後,惡人也就死了!
●又有三台北斗神君,在人頭上,錄人罪惡,奪其紀算。
這是說人的一身,行住坐臥,都有星神在鑒察著。三台星神、北斗星君,常在人的頭上盤旋,記錄各人所犯的罪惡,並且依照他所犯過惡的輕重,來奪除他的壽命。
●又有三屍神,在人身中。每到庚申日,輒上詣天曹,言人罪過。
又有三屍神,住在人的身體裏面,凡是人的心、口、意、語,總是瞞不過三屍神的;每到了庚申日,也就是天神決斷人善惡的這一天,三屍神就上到天帝的衙門,據實的報告人的罪過。
●月晦之日,灶神亦然。
到了陰曆每個月的最後一天,灶神也是一樣啊!
●凡人有過,大則奪紀,小則奪算。
凡是人犯了罪過,都難逃神明的鑒察;罪過大的,就被奪除壽命十二年,過失小的,就被減去壽命一百天,這是決定不會錯的。
●其過大小有數百事,欲求長生者,先須避之。
這些大的小的罪過惡業的事情,有幾百種之多,凡是想求長生的人,必須先要避免這些罪過惡業啊!
●是道則進,非道則退。
凡是要做一件事,先要想一想,合不合道理;合道理的,就前進去做;不合道理的,就退避不做。
●不履邪徑,不欺暗室。
凡是不正經的地方,例如賭場、妓院、舞廳、鴉片煙館等,都要視為邪徑,決定是退避不去。就是在陰暗的房間,別人所看不見聽不到的處所,也就是善惡才分的界限;都能夠正心誠意,絲毫都不願意欺騙人。
●積德累功。
積德就要像積錢一樣,漸漸的積,就漸漸的多了;累功就要像築牆一樣,漸漸的築,就漸漸的高了。
●慈心於物。
凡是積功累德的善人,不但是親親而仁民,尤其是他的慈心,遍及到了萬物啊!
●忠孝。
為人臣子的,必須要盡忠;為人子女的,必須要盡孝。
●友悌。
做人家哥哥的,必定要友愛弟弟;做人家弟弟的,必定要尊敬哥哥。
●正己化人。
先要端正自己,還要去勸化別人,共同存著善心,共同去作善事。
●矜孤恤寡,敬老懷幼。
矜哀憐憫孤兒,要盡力的教養他,成就他終身的事業;撫恤寡婦,要盡力的保護她,成就她一生的貞節;尊敬老人,使他們得到尊養和安寧;愛護年幼的孩子,使他們得到撫育和保護。
●昆蟲草木,猶不可傷。
雖然是細小的昆蟲,無情的草木,也不可以傷害啊!
●宜憫人之凶,樂人之善。
兇狠的人,常常作惡而招來災禍,應該要憐憫他、勸導他、感化他,使他能夠改惡向善,轉禍為福。善良的人,常常行善而招來福報,應該要為他歡喜讚歎,鼓勵他、成就他,使他更能積極的行善,後福無量啊!
●濟人之急,救人之危。
遇到他人急切的需用,例如生病的時候,急需用醫藥,死喪則急需要殮葬,饑寒則急需要衣食等等;我們應該要慷慨的解囊,及時的幫助,以應急需;遇到他人發生災難,例如水災、火災、車禍、家破人亡等等,我們應該要隨著自己的力量,去救護、解除他人的危難,使其能夠轉危為安。
●見人之得,如己之得;見人之失,如己之失。
看見別人運氣好得意時,就如同自己得意一樣,而且還要盡力的去扶持;看見他人運氣不好失意時,就如同自己失意一般,應該要多方的救護。
●不彰人短,不炫己長。
不要彰揚別人的短處,應該要為他極力的隱瞞;不要炫耀自己的長處,更要韜光養晦,涵養自己的德性。
●遏惡揚善。
我們應該遏阻人去做惡,以免得他漸漸的橫行,那麼別人就會受到他的毒害;另外應該要讚揚人的善行,使他更能夠為善不倦,那麼別人也都會受到他的導引。
●推多取少。
無論是兄弟分財產,或是朋友通錢財,都應該要推讓,把多的部份,分給兄弟或朋友,自己則拿取那少的部份,讓給別人便宜,自己甘願吃虧。
●受辱不怨。
雖然受到了別人的侮辱,也只是責備自己的德行薄、功德淺,不能夠感動他人;因此更應該要積德累功,決不會去怨恨別人。
●受寵若驚。
凡是在受到升遷獎賞等榮寵的時候,應該要有不克負荷,若驚若懼的想法,怕自己的德薄功淺福報不夠,不能夠長久的保持啊!
●施恩不求報,與人不追悔。
佈施給他人的恩惠,絕對不求回報;贈送給他人的財物,也絕對不後悔。
●所謂善人。
把前面所說的眾善,都能夠奉行的,才叫做善人。
●人皆敬之,天道佑之,福祿隨之,眾邪遠之,神靈衛之。
善人一生所行的善事,下順人心,所以世間的人都恭敬他;上合天理,所以天道的神都保佑他;使富貴長壽康寧的福報,和居官受職的財祿,都跟隨著他;使他能夠不用去求自然就有;許多的邪神厲鬼,都遠離他、避開他,不敢侵犯他;而聰明正直的神靈,冥冥之中都在保衛他、幫助他。
●所作必成,神仙可冀。
使善人所作的事業,必定會成功,而且永垂不朽;並且還可以冀望成神仙,名登天府呢!
●欲求天仙者,當立一千三百善,欲求地仙者,當立三百善。
想求天仙的人,應當要積一千三百件的善事,日行一善,只要四年就能成功;想求地仙的人,應當要積三百件的善事,日行一善,只要一年就能成功。
●茍或非義而動,背理而行。
如果有人違反道義而動了惡念;違背天理而做了惡事。
●以惡為能。
反而以作惡,認為是能幹。
●忍作殘害。
忍心去作傷人害物的事情。
●陰賊良善。
對於忠厚善良的好人,應該要愛護他、推薦他、讚揚他,卻反而陰謀的加以賊害。
●暗侮君親。
對於君王、國家元首、和父母親,應該要忠誠、要孝順、要尊敬;卻反而暗中的欺瞞君親,去做不忠不孝的事情。
●慢其先生。
對於傳道授業解惑的先生,應該要恭敬的受教,卻反而輕慢,真是大大的有失弟子事奉老師的道理啊!
●叛其所事。
對於所應服事的長官或主人,不能夠效忠,就是背叛啊!
●誑諸無識。
對於許多沒有知識不明事理的人,反而說些假話來誑騙他們,使他們誤信為真而害事。
●謗諸同學。
對於許多同學朋友,反而妄加的譭謗,破壞他們的名譽。
●虛誣詐偽。
用虛偽、誣陷、詐騙、欺偽種種的手段,來指責攻擊他人的隱私和過失。
●攻訐宗親。
指斥宗族和親戚的隱私或過失,而加以攻擊。
●剛強不仁。
氣質剛強性情火爆的人,他的待人接物,就不能夠仁慈溫和厚道啊!
●狠戾自用。
性情兇狠暴戾,而且又喜歡剛愎自用,自以為是。
●是非不當。
對於惡人做壞事,反而說他是對的;對於善人做好事,反而說他不對,這樣的認定是非,就顯得太不允當了啊!
●向背乖宜。
對於惡人,應該要遠避,反而要心向他;對於善人,應該要親近,反而要違背他;這樣的向背,實在是很不適宜啊!
●虐下取功。
有的做官的,竟然膽敢施行暴政,虐待百姓,以貪取功勞獎賞。
●諂上希旨。
奉承在上位的長官,以迎合他的意旨。
●受恩不感。
受到人家的恩惠,不但不思感恩圖報,竟然還忘恩負義。
●念怨不休。
對有仇怨的人,不思以德報怨,卻要懷恨報復;而且還念念不忘,不肯甘休呢!
●輕蔑天民。
惡人做了官,不但不會愛國愛民;而且竟然還敢任意的輕視欺侮天下的人民。
●擾亂國政。
惡人做了官,不但不能愛國愛民,卻擾亂了國家的政務,破壞了社會的秩序!
●賞及非義。
不能夠賞善罰惡,以彰顯勸善懲惡的功能,竟然卻獎賞到不義的惡人。
●刑及無辜。
刑罰到無辜的好人,使他們含冤受屈。
●殺人取財。
故意把人殺害,以奪取他的錢財。
●傾人取位。
陷害別人,以奪取他人的官位。
●誅降戮服。
賊寇若是已經投誠降服,反而把他們殺死,最是大大的違逆天理。
●貶正排賢。
貶謫正直的官吏,到邊遠的地方;排擠賢良的同僚,使他失去官位。
●淩孤逼寡。
欺淩孤兒,逼迫寡婦。
●棄法受賂。
做官的竟然敢拋棄法律,接受人家的賄賂。
●以直為曲,以曲為直。
把理直的變成理曲,把理曲的反認為是理直。
●入輕為重。
把應該判輕刑的,卻把他判了重刑。
●見殺加怒。
看見有人被判死刑執行死刑的時候,不替他哀憐,反而加以嗔怒,這種人實在是太殘忍了!
●知過不改。
明明知道自己的過失,卻是不肯悔改。
●見善不為。
明明看見善事就在眼前,卻是不肯勇敢的去做。
●自罪引他。
自己犯了罪,不肯承認;反而牽引他人,希望脫卸自己犯罪的責任。
●壅塞方術。
故意阻撓醫蔔星相或是一技一藝等類的方術,使他們不能夠用所學的方術,來養家活口濟助世人。
●訕謗聖賢。
對於古聖先賢,不能夠恭敬的崇奉,竟然敢任意的譭謗。
●侵淩道德。
遇到有道有德的人,不尊敬他、不親近他,反而侵犯他、欺淩他。
●射飛逐走。
射殺飛禽,逐捕走獸。
●發蟄驚棲。
發掘蟄伏在土裏的蟲,驚擾棲息在樹上的鳥。
●填穴覆巢。
填塞蟲蟻居住的洞穴,翻倒禽鳥棲息的鳥巢。
●傷胎破卵。
傷害了動物的胞胎,破壞了它們的蛋,都是殺生的行為。
●願人有失。
常常願人失敗而幸災樂禍。
●毀人成功。
毀壞別人成功,使他功敗垂成。
●危人自安。
使人承當危險,只求自己安穩。

●減人自益。
克減別人的利益,只圖自己的利益。
●以惡易好。
貨物交易的時候,竟然把壞的東西,暗中換了好的東西。
●以私廢公。
以自己的私心而廢棄了公理。
●竊人之能。
竊取他人的技能,據為己有。
●蔽人之善。
隱蔽他人的善行,不使別人知道。
●形人之醜。
形容他人的醜事,並且還廣為宣揚。
●訐人之私。
揭發他人的隱私,而且還到處的傳播。
●耗人貨財。
消耗別人的貨財,從中謀取利益。
●離人骨肉。
使別人的骨肉至親分離或是不和。
●侵人所愛。
侵奪別人所喜愛的東西。
●助人為非。
幫助他人為非作歹,共同去做壞事。
●逞志作威。
任意的自作威勢欺淩別人。
●辱人求勝。
侮辱他人,以求得自己的勝利。
●敗人苗稼。
毀壞別人所種植的秧苗稻穀。
●破人婚姻。
破壞別人的婚姻。
●苟富而驕。
苟且致富,僥倖的得到財富,就驕傲自大。
●苟免無恥。
不當免而求倖免,毫無羞恥之心。
●認恩推過。
把別人的恩,冒認為是自己所施的恩,企圖討好;把自己的過,反而推在別人的身上,企圖卸責。
●嫁禍賣惡。
把自己的災禍,轉嫁給別人;把自己的罪惡,推卸給別人。
●沽買虛譽。
沽買虛假的名譽,使得別人讚揚自己。www.taoismcn.com
●包貯險心。
表面上裝出了一幅笑臉迎人和善的樣子,但是骨子裏,卻包藏著陰險害人的心。
●挫人所長。
挫折別人的長處,使他不能發揮所長。
●護己所短。
掩護自己的短處,不知道要悔改。
●乘威迫脅。
利用威勢,逼迫脅制。
●縱暴殺傷。
放縱暴行,殺傷人命。
●無故剪裁。
無緣無故的剪裁布帛,或是綢緞。
●非禮烹宰。
違背了禮法而烹宰牲畜。
●散棄五穀。
任意的浪費散棄五穀糧食。
●勞擾眾生。
勞擾百姓,將百姓視同牛馬一般的驅使而不愛惜。
●破人之家,取其財寶。
破壞有錢人的家,以奪取他的財寶。
●決水放火,以害民居。
決水沖毀,或是放火焚燒,以毀害人民居住的房屋。
●紊亂規模,以敗人功。
紊亂他人策劃的規模,以破壞他人事業的成功。
●損人器物,以窮人用。
故意把別人所使用的工具器物損壞,使別人要用的時候,無法使用。
●見他榮貴,願他流貶。
小人看到別人榮華富貴,就願意他被流放,或是被貶官謫放到邊遠的地方充軍。
●見他富有,願他破散。
看見別人家裏多錢富有,就願意他人破家散財窮哈哈。
●見他色美,起心私之。
看見別人的妻子女兒美麗動人,就立刻起了淫欲的心,想要與她私通。
●負他貨財,願他身死。
負欠他人的貨物錢財,不想償還;反而願他死掉,就可以不用還了。
●幹求不遂,便生咒恨。
凡是向別人懇求拜託的事情,若是不能夠遂心如意,就發生了咒駡怨恨。
●見他失便,便說他過。
看見他人有失便不得意的事情,便說這是他平日的過惡,所召來的惡報。
●見他體相不具而笑之。
見到他人四體殘缺,或是形象醜陋,不哀憐矜湣保護,反而加以譏笑。
●見他才能可稱而抑之。
見到他人的才能,可以稱讚宣揚,不但不稱讚不宣揚,反而卻阻止壓抑他。
●埋蠱厭人。
刻了木頭人像,在上面書寫符咒,然後埋在地下,用來魘魅害人。
●用藥殺樹。
就是用毒藥來殺死樹木。
●恚怒師傅。
因為師傅的教訓責備,而對師傅產生了恚恨憤怒。
●抵觸父兄。
衝撞觸犯了父親兄長。
●強取強求,好侵好奪。
用強迫的方式取得財物,或用強求的方法要別人供給;或是喜歡用侵佔的方式,或是喜歡用搶奪的方法。
●擄掠致富。
用強力搶奪別人的財物以致富。
●巧詐求遷。
用奸巧詐偽的手段,來求取自己的升遷。
●賞罰不平。
賞罰若是失於輕,或是失於重,就是不公平了。
●逸樂過節。
安逸快樂,應該要有節制,不可以過度。
●苛虐其下。
苛薄虐待自己的部屬或奴婢。
●恐嚇於他。
恐嚇他人,使他人心生害怕。
●怨天尤人。
不能夠安分守己,反而怪天怪地恨別人。
●呵風罵雨。
因為風雨的失時不調,而去呵斥風咒駡雨。
●鬥合爭訟。
唆使他人鬥爭,撮合別人訴訟。
●妄逐朋黨。
不問是非可否,就隨便的追逐,分朋立黨,或是附社結義。
●用妻妾語,違父母訓。
聽信妻妾的話語,而違背父母的訓示。
●得新忘故。
得到了新的,就忘記了舊的。
●口是心非。
就是心口不一。
●貪冒於財,欺罔其上。
因為貪圖利益而冒領錢財,竟然敢欺瞞了君王長官。
●造作惡語,讒毀平人。
編造了壞話,捏作了惡事,任意的讒毀好人。
●毀人稱直。
譭謗好人,卻稱自己為正直。
●罵神稱正。
辱駡神明,卻稱自己有正氣。
●棄順效逆。
放棄應該遵行的六順,而去學習六逆。
●背親向疏。
背離了自己的家親骨肉,而厚待或心向著異姓的親戚朋友。
●指天地以證鄙懷,引神明而鑒猥事。
為了要表白自己沒過失,竟敢把卑鄙的心懷,指天地做見證;為了要堅固期約,竟敢把猥褻的事情,請神明來鑒察。
●施與後悔。
施與之後,感覺後悔。
●假借不還。
借人家的錢財物品,據為己有而不肯還。
●分外營求。
不依本分,分外的去鑽營求取。
●力上施設。
極盡自己力量之所能,而盡意的施威設法。
●淫欲過度。
夫婦間的房事頻繁,超過了正常的限制。
●心毒貌慈。
心意惡毒卻又面貌慈祥。
●穢食餧人。
用污穢的食物賣人或給人吃。
●左道惑眾。
用旁門左道來蠱惑眾人。
●短尺狹度,輕秤小升。
私自非法使用短尺狹度,輕秤小升,來貪利佔便宜。
●以偽雜真。
把假的貨物,雜在真的裏面。
●採取奸利。
採取奸詐的暴利。
●壓良為賤。
用勢力壓迫良家子女,使他們成為卑賤的婢妾奴僕。
●謾驀愚人。
使用詭計來欺騙愚人上當。
●貪婪無厭。
貪得無厭而不知足。
●咒詛求直。
在神明前告狀、發誓或詛咒,求神馬上證明他的道理是對的。
●嗜酒悖亂。
嗜好飲酒而常醉,違背情理而亂性。
●骨肉忿爭。
父子兄弟骨肉至親,在忿怒的爭吵。
●男不忠良。
男的不忠厚善良。
●女不柔順。
女的不溫柔和順。
●不和其室。
丈夫與妻子不和。
●不敬其夫。
妻子不尊敬丈夫。
●每好矜誇。
每每喜歡驕傲自誇。
●常行妒忌。
經常爭寵妒忌。
●無行于妻子。
丈夫對待妻子不義不慈。
●失禮于舅姑。
媳婦對待公婆,不孝順不恭敬。
●輕慢先靈。
輕視怠慢祖先之靈。
●違逆上命。
違背了上面的命令。
●作為無益。
所作所為對自己毫無益處。
●懷挾外心。
暗中懷藏著外心。
●自咒咒他。
自己詛咒自己,而又詛咒他人。
●偏憎偏愛。
所憎所愛,有了偏差。
●越井越灶。
跨越了井灶。
●跳食跳人。
跳過食物和跳過人的身體。
●損子墮胎。
損害已經生下來的小孩,墮掉仍在胎中的胎兒。
●行多隱僻。
行為多是不光明不正大。
●晦臘歌舞。
在晦臘之日,唱歌跳舞演戲。
●朔旦號怒。
在每月初一和每天清晨的時候,大聲的呼號,忿怒的叫駡。
●對北涕唾及溺。
對著北方擤鼻涕、吐痰、吐口水、小便。
●對灶吟詠及哭。
對著灶歌唱和哭泣。
●又以灶火燒香。
又用灶火來點香。
●穢柴作食。
用污穢的木柴來煮飯燒菜。
●夜起裸露。
夜間起來的時候,裸露著身體。
●八節行刑。
在八節(立春、春分、立夏、夏至、立秋、秋分、立冬、冬至這八個節日)的日子裏,執行死刑徒刑,或是對犯人用刑拷打。
●唾流星,指虹霓,輒指三光,久視日月。
向流星吐口水,用手指虹霓,常常用手指著太陽、月亮、星星,用眼睛久視著太陽和月亮。
●春月燎獵。
春天的時候,焚燒山林而打獵。
●對北惡罵。
對著北方惡罵。
●無故殺龜打蛇。
無緣無故的殺烏龜打死蛇。
●如是等罪,司命隨其輕重,奪其紀算,算盡則死,死有餘責,乃殃及子孫。
如前面所說種種的罪過,司命之神就會隨著這個人所犯罪業的輕重,而奪除他的壽命;罪重的奪除壽命十二年,罪輕的奪除壽命一百天,一個人壽算若是奪除盡了,那麼他的死期也就到了;而且死有餘辜的話,就要殃及子孫了啊!
●又諸橫取人財者,乃計其妻子家口以當之,漸至死喪;若不死喪,則有水火盜賊,遺亡器物,疾病口舌諸事,以當妄取之值。
還有許多利用自己的威勢而橫取他人錢財的,也多是為了自己的妻子和家人在計算;然而司命之神,也正在計算他的妻子和家人,以報應他的貪惡,使得罪報能夠相當。若是漸漸到了惡貫滿盈壽命盡了的時候,自身也就不免死喪;若是幸而罪惡稍輕,尚不至於死喪,就會有水災火災、盜賊偷搶、遺失器物、疾病醫藥、口舌官司等等許多的禍事發生,以當原來妄取他人錢財的總數。
●又枉殺人者,是易刀兵而相殺也。
又有冤枉而殺人的,就像換刀相殺一樣啊!
●取非義之財者,譬如漏脯救饑,鴆酒止渴,非不暫飽,死亦及之。
凡是貪取不義之財的人,就像是去吃那屋漏水浸到的肉,去喝那鴆鳥毛浸過的酒一樣;這種的漏脯鴆酒都是含有劇毒,不但不能夠獲得暫時的醉飽,而且死期也馬上就到了啊!
●夫心起於善,善雖未為,而吉神已隨之;或心起於惡,惡雖未為,而凶神已隨之。
這個心起了善念,善雖然還沒有去做,就已經感動了吉神,跟隨著護衛,希望他善行圓滿而多方的賜福;或是心中起了惡念,惡雖然還沒有去做,就已經感動了凶神,跟隨著監察,等待他惡貫滿盈而多方的降禍。
●其有曾行惡事,後自悔改,諸惡莫作,眾善奉行,久久,必獲吉慶,所謂轉禍為福也。
若是有人曾經做過惡事,後來自己懺悔改過,並且必須要斷除一切的惡事,奉行一切的善事,這樣行之久久,必定就能夠獲得吉祥喜慶,也就是所謂的轉禍為福啊!
●故吉人,語善、視善、行善,一日有三善,三年天必降之福;凶人,語惡、視惡、行惡,一日有三惡,三年天必降之禍,胡不勉而行之!
所以勉勵力行眾善的吉人,因為他的語言善,視善,行為善,在一天之中,就有了三件的善行;等到三年滿了,他的善行也就圓滿了;上天必定會賜福給他,增長他的壽命;而常做諸惡的凶人,因為他的語言惡、視惡,行為惡;在一天之中,就做了三件的惡行;等到三年滿了,他所造的惡也到了惡貫滿盈的時候,上天必定會降禍於他,減除他的壽命啊!所以人為什麼不肯勉勵力行眾善,以轉禍為福呢?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